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爆操中的加入者

爆操中的加入者

添加:2017-09-07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

  那是一处八楼高的旧公寓,他不塔电梯,而是推我走进楼梯间,蹑足而上到
了五楼。

  「你…你要干什么?」我有些紧张的问。心里认知,这样才符合〈强奸常犯
〉的行为逻辑。

  「我又硬了!你一定没在楼梯间做过,咱就在这里干一炮。嗯?感觉不一样,
很爽的!」他说完就硬将我压在墙角,强吻了上来。

  我挣扎着,但头发被他左手用力固定住,胸口也被手肘压制住,我毫无抵抗
的能力,他的舌头无赖般伸进我嘴里。

  有一股臭味,但那舌尖很灵活在我嘴里翻搅。一会儿他空出一手,伸进我的
上衣内,挑弄着我敏感的奶头。

  刚在车上被口交,余韵还在,一股电流窜入我心底。我很难受,感觉自己会
再失控,叮嘱自己:「倪虹!你要矜持含蓄一点。」

  「暴哥!我不要在这里,放我回去?」我挣扎着,想挣脱他。

  「操!装什么装,臭贱货,你跟我回来,不就是想被我干吗?还装什么?」
暴屌哥左手抓我长发,右手扯开上衣钮釦,张口就咬住我的乳头,接着更用力,
捏住我另一只乳房,我痛到不敢反抗。

  「我没有�啊也煌媪恕趴摇笄竽恪趴摇刮以趺匆餐撇豢�

  「操!贱货!敬酒不吃,看我怎么强奸你!」

  暴屌哥将我压在墙上,掀起我的裙子,抬起我的右脚,低头一看,金色耻毛
再度激发他的兽性,哇了一声:「哇!金毛混血,你妈贱,开洋荤生下你,混血
杂种的会更贱。」

  混血才美,被说成杂种?人家只是含蓄,说我贱?这话伤了我的心。真的想
逃了!

  在意志驱动下,女警也没柔弱到无缚鸡之力。我忍着痛,三二下挣脱他的掌
控,转身想逃。才跑没几步在楼梯转角被抓住,这引来暴屌哥愤怒。

  他左手拧住我的长发,右手撕去裙子,又伸向我私处,一把抓住金色阴毛,
我痛得流出眼泪水。他用力一扯,拔下一撮,却把毛放进嘴巴里咀嚼。

  他凶巴巴地警告着:「再想要逃跑,我就把淫毛拔光,听到没有!」

  金色耻毛是我的荣耀,为了呵护毛毛我妥协了。转身背对,趴在楼梯扶手上,
紧闭双眼双腿夹紧,竟不知他何时把鸡巴掏出来,从后臀抵住我的肉穴,猛力一
插。

  忽然感到下体被粗大火热的铁棒插进来,感到一阵刺痛,我大叫一声,但随
即惊觉,怕被住户听到,赶紧用手捂住嘴巴。

  知道贞操已失去,但仍扭动身体挣扎试图挣脱。只是其阴茎和着我的淫水,
已经全根尽没在我的小屄里。

  我的挣扎动作,只会更刺激他的性器官,反抗,让他更觉得兴奋。

  「我们终於结合在一起了!嘿…嘿嘿,里面好紧,感觉比口交舒服。」

  「啊…不要…快拔出来…不要…啊…啊…」我被他猛力的顶着深处,乳房不
停的乱甩。我哭喊求着他:「啊…不要,拔出来…求你啦…」

  「操!臭婊子,这是强奸,你看来不够爽,是不是?」暴屌哥更用力的插到
底。

  「不要…不是不爽…是求你不要在这里做啦…」哀求性侵犯肯定没用;自己
身体更没用,下身开始传来阵阵的快感。

  「就是要在这里肏,才刺激。你的B、金毛,又窄紧,真他妈的好干,我操
死你!」暴屌哥讲话难听,肏的很用力。

  「啊…这是梦吗?我头昏昏的。啊…不行,完全不能思考啊…」在他的猛力
干弄之下,五彩缤纷的光出现,这是梦境吗?我的反应改变了,开始发出屈服的
喘息声。

  「干!爽了吧?刚才还装。骚B一爽,就会淫叫了。嘻!」暴屌哥不客气的
羞辱着我。

  「啊…啊…没有…啊…啊…我没有…」他也没有想像中的残暴。只是在我体
内的阴茎,因我有快感,水多,让它变得更硬、更粗大。而我身体屈服,仅剩意
志力在摇头。

  我没有假装,有好几次,当他用力顶深处的同时,我真的是有,配合他大声
淫叫出声来的。

  难…难道我变得欲求不满吗?不!我没有。是催情迷药,让我身不由己,才
一再失去。

  「贱货!这样强奸,你爽不爽啊?」

  感觉他的话很下流,可是情欲逐渐压跨理智。小穴里的感觉,好棒…,我感
觉好舒服……

  「啊…你好狂啊…啊…我舒服…爽啊!」我受不了这么狂傲的男人。把过错
推给催情迷药,我终於不再抵抗,诚实的回答心中的感受。

  「这才乖嘛!把我当成男朋友在做,就对了!」他见我不再反抗,便不再箝
制我的头发。

  我站在五六楼间转台,他想拖我回五楼,我不想被囚在房里成性奴。我二手
趴在往六楼的阶梯上。他双手抓着我的奶子,很用力揉捏着,而阴茎也加速的从
后抽插着。

  二相拉扯,我每往上爬,就被他抓回来。

  「让你自由发挥,你却老往上爬。猫抓老鼠吗?」

  「我是猫,不是老鼠。」

  「管你猫,还是老鼠。往上爬就是不行。是说追着奸,就更加有趣了!」

  「轻一点,它好粗~好大唷~人家会坏掉啦!」不说没事,一说就惹祸。要
他轻一点,反而更用力,「阿~会痛。」感觉那龟头要顶进子宫里去了。

  知道不可能。可是怎有「噗哧」的水水感觉?

  心里知道,我感觉来了…,也被发现了。

  他压了下来,咬我身朵,淫笑,问我:「开始淫荡了哟?」我竟然「嗯!」

  了一声,接着很小声的说「…轻…一…点…」

  看我会配合,他改扶我的屁股,让两颗悬空的奶子,随着抽插律动,不断的
晃动着,我屁股被他撞的啪啪响。

  「啊…不行,插慢点啊…声音太大…嗯嗯嗯…会被听到啦…」我竟然忘了羞
耻,在楼梯间配合他奸淫我。

  「贱货!这样玩,剌激不剌激啊?」我先点头,接着说:「可是,我怕…」

  「骚货,你怕什么嘛?怕被人听到啊!」他猛力,更深的插了几下,说︰

  「这里是我地盘,没啥好怕。是问爽不爽啊?爽,不要忍耐,就是要叫出来!」

  才说怕怕被人听到,果然楼下传来纷乱的脚步声。

  「有人来了…快,放开我!」暴屌哥没在怕,还紧紧抓着我的屁股,像要做
给谁看似的,更用力把肉臀撞的啪啪响。

  我回头往下看,一个中学生,穿短裤拿着蓝球,冲上楼来,楼梯被我挡住去
路。

  他「喂!」了一声,停了下来,眼睛一直盯着我,看那臀肉被撞击的涌动和
声音。

  冏!我羞出一身汗。

  那少年也是,刚打完球让他一身汗,香艳的画面,让他跨下的傢伙瞬间勃起。

  少年看我在被欺负,就愣在我身旁。暴屌哥开骂:「看什看,你也想来Pl
ay吗?」

  那少年也没在怕,问我:「姐姐!你…这…没事吧?」

  「小弟弟,我没事,你上楼吗?别看,从我身边绕过去。」

  「听到没?不关你事,绕过去,滚回你有阳光的楼上去~」

  我思索,楼上有阳光?还有,这二人的关系,是…?

  那少年被骂,不走了,就在往六楼的梯阶上坐下来,挨着脸二相对望,问我:
「姐姐!别怕,五楼是他的地盘,你趴这里是中线,有我在。要不要报警?」

  这话让男人不爽,挺腰一顶,我往前一扑,乳房撞到梯阶。少年伸手扶住,
轻声讚美我:「小心,你这奶子,好美!别碰坏了。」再抬头对暴屌哥说:

  「喂~她上半身过中线,进我地盘归我。」

  暴屌哥说:「呸~小色狗。喜欢吗?喜欢,上半身就给你。」

  还是猜不透,这楼上楼下二人是什关系?

  少年一身汗,用结实的臂膀护着我的上半身,也算放肆,偶会出手抓住我的
奶子,捏一捏、惦了惦…抚摸几下。

  我皱眉看着他,撅着性感的小嘴,不是没拒绝,是怎会踩在中线?下半身肏
都被肏了。上半身,实在很感谢有结实的臂膀护着。他藉机消费,不忍心让这个
正义感少年难看。

  我一定有恋弟情节?被小叔骚扰过几次,我都发现自己下面会湿。这会儿又
对陌生少年也有反应,八九不离十了。

  我笑着对他点点头,好想问他:喜欢摸姐姐的奶吗?但我说不出口。

  害羞低下头,谷枫的定情物─白玉坠子,随着暴屌哥从后肏的节奏,在胸前
晃荡着。

  抬头看那少年,又低头看白玉坠子,闭上眼睛,向玛丽亚请求赦罪。

  谷枫!对不起,你的女人,被一分为二,彻底崩坏了…

  少年的手,不停在我的乳房、后背、腰身、腋下…四处游走,感觉不是亵玩
而是呵护,勾起很多年轻回忆。

  涟漪一圈圈的扩大,我竟然很享受,喜欢!感觉被一个少年抚摸,比暴屌肏
我还舒服。

  感觉少年有正义感,很阳光。他看着我的下半身,在黑暗的那一端被催残,
被凌虐,却无能为力。

  我把这种不正常的感官刺激,怪罪给催情迷药,残毒,怎在我体内这么久?

  只要在五彩缤纷的光芒下,不管是被呵护的上半身,还是被催残的下半身,
对我言,似乎都会很兴奋。

  「姐姐!我住六楼。若不需要帮忙,我进去沖个澡。这男人如果让你不爽,
爬过中线,你就自由了。」

  「我知道,你赶快去沖澡,姐姐髒了,不适合你…」目送少年上楼,我竟有
一种惘然若失的酸。心里不舒畅,好像没抓住什么东西似的。

  少年走后,暴屌哥打我屁股,又想拖我回五楼,我不从。他大声喊着:「死
心吧!我和这傢伙井水不犯河水。快,把屁股撅高一点!」感觉自己又被往下拖
进黑暗的深渊。

  「你还没肏够啊?」我二手撑在楼梯上,头往上抬,迎向阳光。下半身,任
由他奸淫,随他去干。

  他伸手我想抓我的奶,我甩掉,学着骂:「过中线,这不是你的地盘。」

  「呵呵!那,我我肏的表现怎么样,是不是比和男朋友做更舒服?」

  「嗯!啊…哈…我…」我喘着粗气,无法评论。

  「嗯什么?混血婊子,你舒服,就要大声叫出来啊!大声一点,让那傢伙听
到,掠夺才是真正的积极,我才是最强的斗士。」

  少年气不过,只穿一条内裤,开门出来,说:「大姐!我热爱阳光,崇尚文
明;不比他黑暗,只会捡拾坠落的腐屍。」

  「你别听这傢伙的。想淫就淫,想叫就叫啊!不然我就不肏你了。」

  我是腐屍?

  少年就坐在我头顶上,只要往上爬,我就可以拥抱光明。

  可是我选择淫秽的黑暗,瞬间整个楼梯间都是五彩缤纷的光,我搞不清楚怎
一回事。真的要看医生了…

  我小脸蛋一股热现出红晕,眼光迷离,乳头明显的硬起。随着硬硕阴茎的深
肏,身体竟连连不断地颤抖。那种想飞想自由的感觉,我当然知道,很怕他不肏
我,赶快开口求他:

  「不要啊!别停下来,人家…人家快了!」

  「快什么?」

  「被你奸,人家…人家快飞了!」

  暴屌哥脸上泛起了征服的胜利表情,说:「如果想更舒服,就照着我的话,
对着镜头,大声讲一遍。快说‥」

  「哥哥,你的鸡巴好棒,求你更用力的肏我。」我没想到,自己会对着手机
镜头讲出这种不知差耻的话。

  少年失望了,转身,关门,让我沉入地狱!

  我眼眶红红的,回头看暴屌哥:「求你更用力的肏我。别停,人家…人家要
高潮了!」

  「这可是你要求的,那我就成全,让你高潮…」

  啊…啊…啊…

  暴屌哥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…他奸的我快感连连,啊…啊…啊…啊…

  啊…不一会儿,全身痉挛,身体不停颤抖,就高潮了!

  高潮过后,我二手开始无力,下滑,瘫软在黑暗的深渊里。这才发现我意识
不想屈服,咬住自己的手臂,气。为什么你不往上爬?

  但我也没能阻止自己,硬是被奸出高潮,丢人啊!

  「看吧,释放自已的奴性,是不是快感倍增呢?」看我乖乖点头。他很得意,
加快速度发狂的干,还喊着︰

  「臭婊子…楼上那傢伙骂你是腐屍。那。我就肏烂你的B…我操!」

  「快,对着镜头,说你现在的感觉。」他再次要我对着镜头话。

  我双眼迷濛,哦!了一声。瞬间面露微笑,对着镜头:「肏烂我的B…我的
烂B高潮了,现在感觉超爽的。我还想要…」会这样说,是高潮没有消退。还想
要?是想要糖吃?还是想要崩坏?

  我说想要,让他得意,更狂的进出,没多久下身又就传来一阵酥麻,知道我
要第二次高潮了。